番外之告老(1 / 1)

宣平帝为先帝守孝二十七个月,终于出了孝期。

这一年,宣平帝十七岁,已经褪去了少年的稚嫩,渐渐有了属于天子的威严和沉稳。

六月初,宣平帝和梁皇后行了圆房礼,正式成为夫妻。

帝后恩爱,感情和睦,每日一同用膳,挽着手一同去给裴太后请安。

裴太后看在眼里,颇为欣慰,私下对程锦容笑道:“看小六和皇后蜜里调油的样子,哀家心里也很高兴。只盼着皇后早日有喜,生下子嗣。”

宣平帝的身体经过这两年多的调养,颇有起色。不过,和常人相比,犹有不及。

宣平帝也承袭了先帝的勤政,每日上朝半日,另外半日批阅奏折,不时召重臣进宫议事。晚上子时方才入睡。

天气骤冷骤热季节交替之时,宣平帝总要病上一场。

宣平帝的龙体情形,没有人比程锦容更清楚。

听到裴太后的话,程锦容微笑着应道:“我为皇后娘娘开了调养身体的药方,也在为皇上调养龙体。想来,三年两载,就该有好消息了。”

裴太后听懂了程锦容话语中的暗示。

新婚夫妻正是情热黏糊的时候,几个月之内有喜,不算稀奇。现在,程锦容同时开药方为帝后调养身体,还得要三年两载才可能有喜……

裴太后暗叹一声,压低声音道:“锦容,辛苦你了。”

程锦容轻声安抚:“太后娘娘且放宽心。皇上今年才十七岁,皇后娘娘也正值韶华妙龄。来日方长,子嗣之事,急不得也不必着急。”

裴太后打起精神,笑着点了点头:“你说的是。是哀家操之过急了。”顿了顿,扯开话题:“对了? 杜提点现在如何了?”

杜提点在两年前患了卒中后? 就出宫回府养病。程锦容一开始每隔三日去杜府一回,待到后来? 每隔五日去为杜提点施针一次。

“提点大人如今被人扶着下床榻? 也能被搀扶着走上一段路。”提起杜提点,程锦容眉头舒展? 眼中满是笑意:“以卒中之人来说,杜提点恢复得很不错。”

裴太后听了也觉欣慰:“如此就好。杜提点做了二十余年太医? 既有功劳也有苦劳。如今患了卒中? 不能再当差,好好养病吧!”

……

这一日晚上,程锦容再次出宫去了杜府。

须发皆白的杜提点,在两个小厮的搀扶下颤巍巍地在屋子里转悠。听到脚步声? 杜提点慢慢转头? 冲程锦容笑了一笑。

动作缓慢,连表情也比往日迟缓得多。

不过,这已经算是恢复得很好了。有一些卒中的病患,只能躺在床榻上,连手都动弹不得。

程锦容笑盈盈地走上前? 扶住杜提点的胳膊:“师父,我扶着你走一走。”

杜提点缓缓嗯了一声? 在弟子的搀扶下慢慢走了片刻。很快,额上便冒了细汗。程锦容耐心地扶着杜提点坐在椅子上? 先伺候杜提点喝些温水,然后诊脉施针。

这一忙活? 就是半个时辰。

杜提点的语速也慢了许多:“锦容? 我有话和你说。”

程锦容心中猜到了几分:“师父想正式告老回乡了么?”

杜提点点点头。

这两年? 他一直在杜府养病。提点一职,也一直由他继续担着。众人都看出来了,皇上是有意为之,是要将提点的官职留给程锦容。

如今,他也该将这个官位腾出来了。

“锦容,为师要离开京城了。”杜提点慢慢说道:“以后,你在宫中当差,要多加小心。太后娘娘和皇上都待你极好。不过,伴君如伴虎,万万不可恃宠生骄。”

古往今来,宠臣大多没什么好下场。皆因人容易得意忘形,一旦不慎触怒天子或太后,或是皇后,便会惹来祸端。

程锦容看着满目关切怜惜的杜提点,心中涌过阵阵暖流。她握住杜提点的手,低声道:“师父只管安心告老回乡吧!我说话行事会小心的。”

杜提点嗯了一声,张口吩咐小厮拿笔墨来。

程锦容代为执笔,为杜提点写了告老的奏折。写完后,程锦容又轻声读了一遍给杜提点听。杜提点听在耳中,目中露出唏嘘。

他的大半辈子,都在宫中度过。现在,终于到了永远离开的时候。

杜提点又低声道:“杜家有儿郎在太医院官署当差,阿鹃也做了女医官。日后,烦请你一并照顾他们了。”

程锦容二话不说便应了下来。

……

杜提点上了告老的奏折,宣平帝很快准了奏折,又厚赏了杜提点。

天子身边的内侍丁公公奉旨去了杜府,恭敬地说道:“提点大人,咱家奉旨前来,皇上赏了提点大人千两白银。”

对身家丰厚的杜提点来说,一千两银子不算多,却象征着天子的恩赏和告老致仕的体面。

接下来几日,有许多交好的同僚故旧登门。杜府着实热闹了一阵子。

等到杜提点离开京城的那一日,一众子侄随行送他回乡,还有随行的侍卫丫鬟小厮等等,数十辆马车出了城门。

程锦容亲自来相送,一直出了城门十余里。

杜提点连连催促她回去:“行了,你回宫去吧!为师好胳膊好腿的,还能再活二十年。”

程锦容鼻间泛酸,口中却笑道:“日后我一定每个月都给师父写信。”

杜提点的祖籍还在山西。来回一趟要奔波一个多月,前去探望着实不易。再者,程锦容忙着当差,无暇分身,杜提点的身体这般模样,还不知能再活几年。

今日师徒一别,或许再无相见之日了。

杜提点忍着心里的酸楚,笑着说道:“好,别忘了给我写信。还有,杜家的针灸之术,我只传给了你。你日后要收徒,就从杜家儿郎里挑一个。”

这就是玩笑话了。

杜提点将毕生所学都写进了医书里,已经放进了太医院官署,人人能看能学。

程锦容莞尔一笑:“好,我都听师父的。”

千里送行,终须一别。

程锦容目送杜提点的马车远去,在原地驻足了许久,才转身回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