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节 心的异变(1 / 1)

异型 天誓 6053 字 10天前

没有知觉,但我却能够感受的到阳光照射在我的脸上,很温暖,很温馨,如果可以,我宁愿就这样一直继续下去。什么都不用去想,就这样静静的享受着春天的温暖。

静静的,我仿佛听到了风的声音,微风轻轻的吹拂着,夹杂着无限的温柔,很让人陶醉,我第一次发现,春天真的很美好。

耳边听着风声,我的脑海里,浮现的都是风的影子,如无数根细丝一般,永远没有断点,就这样一直继续着,我想或许风应该就是这样的吧!

慢慢,从单调的风声,蔓延出其他的声音,开始慢慢变多,那些声音仿佛是由那无数根丝传递了过来,或大,或小,或清晰,或朦胧,但我确实能够感受的到,虽然有些杂乱,但我却能够将它们分辨出来。

我发现,声音确实是借由那丝传递了过来,因为我可以接收着一根丝的声讯,也可以接收着无数根丝的声讯,甚至,我可以断绝一切声音。

当我耳边断绝一切声音时,那是我感觉到最孤单的时候,很寂寞,仿佛世界上就只剩下了我一个人而已,寂寞中,带着一丝的绝望。

感觉有些清晰了,但我内心之中仿佛还有着另一颗孤寂的心,不,不止一颗,有好几颗,有些悲伤,有些绝望,我些孤寂,有些落寞,顿时,我的心中充斥着无数种心情,我感觉我的心再也不受我控制了,而我,犹如置身于事外的闲人一般,如观局者一般,静静的看着这些心情的变化,而自己,也随着那种种心情而变化着。

我的脑子里,开始浮现出一幅幅画面,高大的山顶之上,一个无比英俊的男子,纵身跃进了山谷,嘴中似乎还喃喃叫着“雪”,而我,也跟着喃喃起来,那种绝望,简直要将我的心扯碎了一般。

一直蹲在他身后的一头无比高大威猛的黄金般的雄师,用那爪子向他跃下的地方抓了抓,但仍旧无数将那男子抓住,金狮似乎也流下了眼泪,它似乎也很想跟着他的主人跃进深谷,但它的主人似乎给了它什么命令,终究没有跳下,随着它那无比洪厚的怒吼声,整个山似乎都为之颤抖了,画面也随之结束了。

这样的一幅画面是最为清晰的,而其他的却朦胧的很。

但这样的画面却让我的心也跟着绝望了起来。

那是一个如天神一般英俊的男子,长长的黑发,高大的身形,浑身闪亮着绚眼光亮的黄金铠甲,正如天神一般。

只是,他为何要跃进那无限的深渊呢?

或许是他已经绝望了吧!

倘若一个人真正已经绝望了,那么他的心早就已经死了,心既然已经死了,那么留着这副躯体又有何用?

想到这里,我似乎也有种跃进那万丈深渊的冲动了,但我自己却告诉我自己,我绝对不可以死的,我需要大家,大家也需要我。

只是,在这样绝望的内心中,似乎有一种声音在鼓动我去那座山顶。是让我也去跃进那深渊,还是有其他的秘密呢?

对了,剑,那把如太阳一般光亮的剑,那个男子跃进深渊之前,一直放在手里抚mo的剑。

或许我可以将这个秘密解开,或许这声音正是让我去寻找这把剑,以及那头黄金般的巨狮。

我一定要去解开这个迷题,不只是因为他出现在我的心中,也是因为那个男子的悲伤以及内心之中这鼓动着我,让我蠢蠢欲动的声音。

只是,我该如何去寻找这座山?

我尽量的将思绪倒放,把刚才出现画面慢慢的浮现在脑海之中,直到第一幅画面出现的时候,对了,那座石碑,石碑上的字:纵横天下,三界之尊——天界。

什么?

天界?

不是吧?

我没看错吧?真的有天界的存在?可是天界又在哪里?

我的思想一下子全蒙了,因为这样事虽然我勉强可以接受,但还是觉得太离奇了,因为提到天界,难免就会想到神仙啊,菩萨啊,玉皇大帝啊,观音菩萨啊,如来佛祖啊......

这些东东莫非真的有吧?

不想了,不想了,总之昏了,再想下去我想我真的要跳楼了,总之知道在天界就行了,奶奶的,我就不信我找不到这个地方,或许天界只是某座山的名字而已,我想太多了吧!

我这样自我安慰着,同时又隐隐觉得,我所看到的天界,决非寻常的山峰,只是这其中的原由我并不想深究。

渐渐,我又恢复到了接受所有丝的声讯,我发现我竟有点习惯了这似乎很喧闹的声音了。

似乎过了一个世纪般的漫长,我逐渐恢复了知觉,慢慢的,脑海中的一幕幕画面又浮现了出来,落的昏倒,刘弈锋的昏倒,以及我自己的昏倒。

对了,落呢?刘弈锋呢?我自己又在哪呢?

“醒了,爹,他终于醒了,他有知觉了!”

当一听到这阵清脆的声音时,感觉还真的有点别扭,就好象电视先静音,然后再关掉静音一般,有种突然,又有种并不突然的感觉,我断绝了接受所有的声音,这大概跟电视的静音有异曲同工之处。

“终于醒了,但只是意识的清醒,还没有真正的醒过来。”

这是另一阵深沉的声音,同时我也在脑海中幻想出是什么样的人说的,不过刚才那声音真好听,不会是个大美女吧?

晕,怎么还在想这个,我得问问落和刘弈锋的下落才行。

“咦?爹,他竟然睁开眼睛了!爹,你快看,他竟然睁开眼睛了,你不是说他暂时不会醒过来吗?你快看啊!”

一睁开眼睛,首先看到的就是一个女孩,一个很漂亮很漂亮的女孩,比老姐还漂亮的女孩。瓜子脸,很白很白的肌肤,如雪一般的白甚至有那个天使一般的女孩白,很纯洁的感觉,可是却无法跟那个天使般的女孩相比。但此时她所展露出的吃惊的表情,真的很可爱,有种既温柔又调皮的感觉。

但无论怎么说,确确实实很美,美的不可方物。

而第二个人,却是一个中年男子,留着一点白白的短须,很有种道骨仙风的感觉,我甚至怀疑他是不是要乘仙了。

不过如果真看起来也还真别扭的,明明很年轻,但却有着白胡须,很矛盾,但恰好忖托他的仙气,看起来更像个神仙一样,哎,早知道白色胡须有这种功能,我也染个白色胡须算了。

“我看到了。”

虽然我看到他的表情有些震惊,但说话的语气还是一样的平和。

“请问,我这是在哪呢?”

不可思议,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因为我此时竟然处于一块四面都有山壁的巨石之上,阳光依旧,微风也依旧,但跟我想象中的似乎相差很大,我还以为我躲在被子里晒太阳了。

“这里是仙石林...你所处的这块巨石,正是这座石林的最中央,也就是仙气最重的仙林之处。”

似乎怕我不懂,还特意讲解一下。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落和刘弈锋到底哪去了?

“这位大叔,请问我的两个朋友哪去了?还有,是你们救了我吗?真的很感谢你们!”

我发现我全身都已经不在疼痛了,而我此时已经换上了另一套似乎是古代的服饰,白色的,倒也挺不错,不过,我摸了摸手臂和腿,身上的伤似乎全都已经好了。

倘若我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眼前这位大叔救的我。

“其实这里就是尹族所在之处,你的两个朋友已经没事了,现在正在族主那。”中年男子顿了顿,接着道:“不过你身上的上伤我们却是无法医治的,所有把你带到了仙石林来,不过若是仅仅如此,你身上的伤最少也得一个月才会全部好起来,真正救了你的,其实是你自己。”

大叔带着点羡慕和讶异的眼神向我说道。

“我自己?难道我还能自己医治自己不成?”

想想也不大可能,怎么会是靠我自己呢?

“对,确实是这样的,超强的自我恢复能力,而且你全身的机能已经完全不需要依靠血液了,在你身体里流动的是一种很奇特很神奇的物质。”

大叔认真的解释道,那种认真的神情,容不得我怀疑。

“不是吧?这也太能吹了吧?大叔,你确定你不是在开玩笑吗?”

我简直想晕了,按照他的说法,我既然全身都不依靠血了,那么以后干脆我就天天卖血去了,不过如果他说的是真的的话,不知道我身上还有没有血了,要是抽出来的是他说的那种身奇特的物质,那么我想我会死的很惨的。

不过如果他说的是真的倒也挺好的,想想我还是挺幸运的,我想恐怕世界上不依靠血而生存的,应该只有我一个人了吧?我应该感到自豪才是,只是不知道我会不会因为没有血而死掉?可是看他的神情似乎没什么大事,反而很羡慕的样子,应该是福不是祸吧!

“我爹才不会跟你开玩笑,恩将仇报的坏蛋!”

这次说话的可不是那个大叔了,而是那个从刚才到现在一直站在旁边的那个漂亮的不可思议的女孩嘴里发出的,声音中,满是不满和愤怒。

“我不是这个意思的,我只是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不可思议,真的太美了,好美!

刚才因为关心落和刘弈锋的下落,所以并未真正注意这个小女孩,现在才发现,世界上竟然有这样漂亮的女孩,天呐,你还让不让我活了?看了她之后,我还怎么找女朋友啊?

跟那个天使女孩不同,她所体现出来的分明就是一个仙女的气质,真正的如仙女一般的迷人。

“不可思议,真不可思议,你太美了!”

出之真心的,发之肺腑的,绝对真诚的的赞美,但换来的却是一巴掌以及一句色狼外加一记白眼。

恨啊!真恨啊!

难道说句真话就该受到如此报应吗?天呐,我真犯贱,早知如此,我就应该说她比猪还丑了,不过不知道换来的又是什么样的虐待。

哎,幸亏下手还不重,要不然脑震荡就划不来了,哎,被美人赏了一巴掌也没事,但最重要的是形象全毁啦!哎,为什么一醒来就发生这样的事呢?真倒霉,早知道就不醒了!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