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训话(1 / 2)

藏娇记事 木嬴 4630 字 6天前

温玹这顿饭吃的没什么食欲,但东平郡王才回来,和他们有说不完的话,边吃边聊,吃完饭便没回学舍,直接去了诚心堂。

诚心堂外,有个学子在那里来回踱步,每次走到诚心堂前就怯步了,想进不敢进。

云阳侯世子见了道,“那不是周大少爷吗?”

周大少爷踱步转身,见到温玹他们,下意识的转身就要走,被东平郡王叫住,“看到我们,你跑什么啊?”

周大少爷停下脚步,尴尬不已。

他们几个做了一年的同窗,只是周大少爷才学不错,提前升到了诚心堂,等温玹他们蹉跎到诚心堂,人家已经进率性堂读书了。

这时辰快上课了,他周大少爷不在率性堂,结果跑诚心堂来了,还在门外踱步,显然有问题啊。

周大少爷跟他们打招呼,道,“我不是躲你们,我是见你们都来诚心堂了,怕要上课了。”

他们几个一向是踩着木铎声进学堂,做过他们同窗都知道,甚至有不少学子怀疑负责敲木铎的就是看到他们才敲的。

周大少爷说的是大实话,就是杀伤力略大了一点点,“你一个率性堂的学子来诚心堂做什么?找谁?”

肯定不是找他们,不然不会看到他们就跑了。

周大少爷有些难以启齿,他道,“我……我是听说了那什么勾臀定理,想来请教一下。”

只是他毕竟是率性堂学子,来诚心堂请教有些拉不下脸面,但他听人说的那定理很是感兴趣,不弄清楚心底就跟猫挠似的,鼓着勇气来了诚心堂,就是不敢进去。

因为诚心堂里有一半人曾经是他同窗,他怕被他们笑话。

东平郡王看向云阳侯世子,“什么勾臀定理?”

云阳侯世子眼神复杂的看着东平郡王,“才离开一个月,你居然认为我会认真听课了。”

其实东平郡王问完就知道问错人了。

肃宁伯世子有点迷茫了,“是勾臀定理吗?我怎么记得是勾股定理?”

短边为勾。

长边为股。

这股不是屁股的意思吧?

周大少爷脸爆红,他说什么定理这么不雅,把臀都带上了,没想到是他弄错了。

准确的说是和他说这定理的人记错了。

这时候木铎声敲响,周大少爷飞似的跑了。

东平郡王和温玹他们进诚心堂上课,毕竟是见过季清宁扑倒温玹的人,又知道章老太傅安排他们同住,季清宁坐在温玹的座位,东平郡王一点都不诧异。

不小心眸光撞上,两人一个比一个尴尬。

有温玹镇着,季清宁倒是不怕东平郡王会说出去,就是看到他就会想起扑倒温玹的事,有些不爽。

不多会儿,授课夫子就来了。

这节课是一个时辰。

但只上了半个时辰就停了,夫子道,“今日的课只上半个时辰,一刻钟之内到书院门口听训。”

“训完了,想回府的就可回府了。”

说完,夫子就拿着书和戒尺走了。

学子们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为什么要听训啊?”

“书院一般只在开学的时候训学子,而且只训新入学的学子,我们诚心堂的学子进书院少说也有两年了吧?”有学子道。

“不是有只来了几天的吗?”有学子笑道。

“也是,他们应该没有听训。”

“但不至于为了训诫他们,把我们整个诚心堂都带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