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格里芬一族世代忠良啊(1 / 2)

安德里亚斯心下大恨霍恩比的倒戈,但他已身在局中,却不似霍恩比那般能轻易示弱离开,不然就真成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了,于是大声道:“主教阁下个人意见却不能代表什么,你让教会的所有人停下检查,哼,是在持势横行啊。”

霍恩比虽然舔林德舔得厉害,却也不愿意为此出头正面抗下事端,只当没听到。

林德心里叹气,霍恩比也许被自己带的有点太偏了,左右逢源并不是坏事,可站边后还妄想谁都不得罪,就有墙头草的嫌疑了,这样的作风先天就把自己放在了不被重视的那一端,这是弱者生存的智慧,却不是强者值得追随的品质,难成大器。

就算是林德自己,平时酷爱借力打力、顺水推舟,可到了表态时候,他从来都旗帜鲜明,不惧正面斗争。无谓的消耗可以避免,必要的地方还黏黏糊糊就会丧失信任。

“我教你外圆,谁让你无师自通内也圆的。”林德心里这么想,也代表霍恩比至此再无法获得他的信任,无关势力合作,而是私人层面的情谊。

安德里亚斯恨恨看向林德,嘴上却对精灵道:“众位尊敬的客人,我作为皇室代表,非常欢迎你们的到来,另外,我郑重邀请你们前来我国帝都进行更为正式的外交协商。你们或许对伦尔波帝国还了解不够透彻,区区一名实地伯爵,他哪怕出面进行代表,所签订的协议在帝国也没有强制执行力,更别提在整个人类地区了。”

一直沉默寡言的黑骑士吕西安也道:“是的,至少在元帅道格拉斯的驻扎地,林德伯爵所签署的协定,没有意义。”

哦吼,帝国的内乱。

法师议会的人脸上带着肉眼可见的欢乐看戏表情,只有派翠西亚笑不出来,作为法师使者光明正大的狠瞪发言的两人,心下难过,却不仅仅是为了林德,更是为了自己的祖国在公开场合拆台自己人的闹剧。

帝国一直都是最强人类国度,现在从外人看来,确实是发起挑战的好机会,一个不团结分裂的国家,哪怕再强大也不会令人畏惧。

林德听闻两人发言,闭目了几秒,随后睁开眼睛,失去了一直保持的营业微笑,他发色瞳色都浅,脸颊无肉棱角分明,因此当他不笑时,锐利感油然而生,更何况此时目光如炬,和平时温柔好说话的样子相差甚远,琥珀色的瞳孔有一种冷兵器的凛冽。

用玩家的话:{哇,这个距离感,看着就很贵。}

{小林酱的目光突然犀利起来了!}

{搞事搞事,小林终于又变成林哥了吗,快喷他们!}

林德不开口,但神色已表明态度。

在其他人的议论声中,安德里亚斯先抗不住,问道:“林德伯爵可是帝国人?”

林德朗声道:“我祖先出身赫赫有名的狮鹫骑士团,家族以格里芬为名,世代忠良坚守领地,父亲为救援帝都魔潮爆发身受重伤不治而亡,兄长在叛军无耻偷袭时,为了正统继承人甘愿献出唯一逃生的机会,抱着必死的决心被俘……如果格里芬一族不是帝国人,我不知道还有谁更有资格是帝国人。”

安德里亚斯等的就是这番表态,看向吕西安,这位骑士无比正义道:

“那你就该明白,帝国现在、我不得不说实话,确实不算太平,为了维持以往的荣光,人类代表一事决不能出错,你难道自认整个帝国,只有你这个尚不满20岁的年轻人最能代表帝国的风采吗!想出风头我可以理解,但大事上,作为帝国伯爵,还希望你以大局为重,让更有能力的人上,而不是只想着自己,趁着混乱投机取巧抬高自己,以免贻笑大方。”

“帝国不太平是因为我父亲平息魔潮吗?帝国不太平是因为我兄长坚持正统吗?帝国不太平总不会是因为我太年轻吧?兢兢业业一直坚守在北境防线的诺曼家族可以这么问我,顾全大局没有家族之见维持了皇室体面的菲碧皇后也可以这么问我,但唯独,唯独辜负了帝国荣光、背弃没做出任何错事现今皇帝的你,作为乱臣贼子部下的你,没资格以帝国之名来质问我。”

吕西安神情一黯,林德反问道:“如今的道尔顿陛下可曾有过蛮横残暴的要求?下过贪婪短视的命令?还是曾经无礼侮辱过你的尊严?他没有!他也许不是历史中出色的贤王,但他也在尽力维持帝国的稳定,在这过程中他有任何对不起你的地方吗!他没有,他只是给的不够多。反倒是你,我看你言辞正义,却只用道德来要求别人,不看无端背叛的自己,还敢来质问我——一名世代忠良的格里芬。”

林德神态轻蔑道:“贻笑大方的只有你,还不退下。”

来呀,不就是站在道德高地吗,看看谁站的更高。